地火明夷4·云飞之卷

地火明夷4·云飞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八章 慈母之心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八章 慈母之心

他们说得很轻,这时床上忽然传来个轻轻的声音:“司楚。”

那是郑夫人的声音。这声音虽然极其微弱,但郑司楚却听得清清楚楚。他猛地跪到床前,说道:“妈,我在,我在这里。”

母亲果然醒过来了!郑司楚只觉心中无比欣慰,眼泪却又不住地流淌。流血不流泪。这话向为军人自诩,郑司楚也直觉得自己是个真正的铁血军人,可此时哪还管这些,泪水只是不停地流着,仿佛永远也流不尽。

郑夫人慢慢挣开眼,隐约见郑司楚泪流满面的脸,谈谈一笑道:“司楚,真是你,傻孩子,别哭了。”

郑司楚伸手抹去泪水,说道:“是,妈,我不哭。”可说是不哭,眼中泪水哪里止得住。郑夫人还是第一次见到儿子长成后流泪,伸手想摸摸他的头,可是双手无力,哪里举得起来。郑司楚知道母亲心思,把母亲的手放到自己头上。郑夫人摸着他的头,叹道:“司楚,妈知道这回是要走了……”

郑司楚见母亲的声音断断续续,极是无力,心头说不出的痛楚。他握住母亲的手道:“妈,不会的,你马上就会好起来。都怪我,我先前一直没能多陪陪你,以后我一定不离开你了。”

郑夫人眼前实已看不清楚了,只觉儿子将自己的手握得更紧了些,似乎生怕自己会真的走开。她道:“孩子,生死本是人间之常,别哭。只是没能看到你娶媳妇,唉,芷馨多好的小姑娘,偏生和你没缘分。”

郑司楚不禁一阵语塞。申芷馨和母亲很是亲密,母亲也一直希望她能成为儿媳,自己也很喜欢她,可申芷馨喜欢的偏偏不是自己,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听母亲这样说,他道:“妈,你不用担心,你已经有儿媳了。”

郑司楚长相清俊,家世也好,看中他的少女着实不少,但郑司楚的性子却有点过于一板一眼了。特别是人渐渐长成,越发显得老气横秋,加上后来全心投入征战杀伐,旁人说起他,敬意渐多而亲近之意渐少,特别是当他夺下了邓沧澜“水战第一名将”的称号,自然也不再有人向他提亲。郑夫人这些日子一直在病榻上起不了身,丈夫与儿子又总不在身边,她实是无比想念这两个至亲之人。现在不管怎么说,儿子的手正与自己相握。这个本来不应该出生的孩子长得如此英武,郑夫人心头也只有欣慰,只是郑司楚娶不到媳妇总是遗憾。她又叹了口气道:“唉,你从小就这样,说谎都不会。你的性子啊,哪家姑娘会喜欢你。”

郑司楚见母亲絮絮叨叨,却已上气不接下气,更是痛苦。只是要娶媳妇谈何容易,除非找个人来骗骗母亲。一想到要骗,他不由看向一边的傅雁容,眼里已尽是央求。傅雁容聪慧之极,自然一望便知。自从认得郑司楚以来,她还是第一次见他有求于人,知道郑司楚想让自己冒称是他未婚妻。她就算再大方,此时脸颊也有点绯红,正待摇头,但看着郑司楚那种乞求的眼光,似乎在说:“你只消答应,什么事我都应承你。”心头不禁为之一软,走到床边低声道:“司楚他没骗你,……妈。”

郑夫人醒来的时候,只隐约听得屋中有人声,却不知是谁。她的眼睛已看不清了,想的便是司楚这孩子终身大事尚未了结,终究还是件心事。却听得耳畔有个温文尔雅的少女声音,乍一听只道郑司楚央求申芷馨来骗自己,但申芷馨的声音她听得熟了,眼前这少女分明并不是申芷馨。她从没想到郑司楚真的带了个女孩子来,不禁喜出望外,急道:“好孩子,快过来,让我看看你。你叫什么?”

郑夫人的左手拉着郑司楚,右手想伸出来拉傅雁容,只是她已虚弱之极,连手都抬不起来。傅雁容见郑夫人虚弱至此,心下又是一痛。她的生母当初也是病故的,只是那个时候傅雁容还小,只知父亲和哥哥在哭,妈妈躺在床上,自己又是不解,又是害旧。现在的情景,依稀就是记忆中的模样,傅雁容眼眶也有点泛红,泪光已在隐隐闪烁。她将自己的手放到郑夫人掌中,小声道:“妈,我姓傅,叫傅雁容。”

郑夫人握着傅雁容的手,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慢慢道:“傅雁容么?好名字。好孩子,司楚脾气不好,你要多担待他点,好好过日子。”

她一边说着,一边要把左手也抬起来。郑司楚只觉母亲的手虚弱得全无力气,便将她的手举起来。郑夫人把郑司楚的手和傅雁容的手拉到一处,又道:“司楚,你的性子一直很倔,以后不要辜负了雁容。”

郑司楚见母亲的声音断断续续,越来越弱,心里的痛楚也越来越是难忍。他道:“妈,是,我一定不辜负她,你放心。”

郑夫人连转一下眼珠的力气都快没有了。她握着儿子和儿媳的手,想再说什么,可是一口气息却已喘不上来。顿了好一阵,她才低低道:“好孩子,你爹在九泉之下,也该放心了。”

郑司楚呆了呆,心想母亲的神智都已不清了。他道:“妈,父亲还在东阳城,好好的,他马上就会来的。”

郑夫人看着他,目光有点茫然,却又道:“司楚,我说的是你爹,不是你父亲。”

这话郑司楚实在听不懂,郑夫人已道:“司楚,你父亲其实也不是个坏人,可是,我却辜负了他。”

郑司楚愣住了,怔怔的不知该如何回答,郑夫人已喃喃道:“司楚,这么多年来,我一直瞒着你,只是现在该告诉你了。”

此时郑夫人的话异样的清楚,已不似个弥留之人。这时一阵风吹进屋里,将烛台上的烛光吹得一暗。暮色已渐渐深了,屋外星月在天,南疆的初夏,一片祥和宁静,只有海浪声一阵阵地传来。

等陈虚心夫妇招待完齐大夫与戚海尘,再回来看看时,还在门外便听得楼上传来郑司楚的哭声。紫蓼一听这哭声,脸色一下变得煞白,心知姐姐又有反复,人几乎要摔倒。陈敏思忙扶住母亲,叫道:“妈……”他话还没说完,陈虚心和齐大夫、戚海尘三人已抢到楼上。等陈敏思扶着母亲正要上楼,陈虚心已走了下来,一见妻子,颓然道:“紫蓼,姐姐已经走了。”

他说得很轻,紫蓼怔了怔,喃喃道:“她走了?”

她的脸上木无表情,陈虚心叹道:“齐大夫看过了。唉,人命由天定……”

他尚未说完,紫蓼猛地捂住脸,无声地痛哭起来。陈敏思见母亲痛哭,又是伤心又是害怕,拉着母亲的手只是道:“妈,妈,你别哭了。”可他自己眼里泪水也不住流了下来。这儿本来就十分僻静,海风不时吹来,哭泣之声夹杂在涛声之中,渐渐散去。

五月七日,郑夫人去世。虽然以羽书急报,但从东平抵达五羊城,一般要十多天,就算日夜兼程快马加鞭,最快也要五六天,等郑昭火急赶到五羊城时,郑夫人已经下葬三天了。

站在妻子的坟前,郑昭一言不发,只是默默站立。他夫妻二人自成婚后,加上反目,分多聚少,直到前几年自己逃出雾云城,两人才算重归于好。郑昭看着坟头,南疆气候温暖,仅仅三天,坟头已有新草长出,不用多少天,坟上定会一片葱茏。他脑海中来来去去都是以前的事,与妻子的相识,以及后来的种种波折。虽然成婚也快近三十年了,可两人离多聚少,而且当中有很多年因为反目而分居。只是那些本以为久已淡忘的往事,这时尽在心头萦绕,恍若重历。

“父亲,走吧。”

郑司楚的声音在背后响了起来。郑昭转过身,看着儿子。郑司楚这些天削瘦了许多,神情也有点颓丧,几乎已没有被称为南军第一后起名将的那个英武少年的影子了。郑昭道:“好,走吧。”

父子两人不约而同地又望了一下坟头。这两个男人并没有血缘关系,唯一联系他们的人却已经埋在了土里。郑昭抹了抹眼角,低声道:“司楚,你现在还好吧?”

“还好。”

郑司楚似乎并不想多开口。他和郑昭是坐马车来的,因为不想外人在场,所以郑司楚驾的车。两人向一边的马车走去。郑司楚拉开车门,郑昭正待上车,郑司楚忽然道:“父亲,妈去世前,跟我说了件事。”

郑昭站住了,心里突然有种异样的慌乱:“你妈说什么了?”

“她说,”郑司楚顿了顿,似乎鼓足了勇气才能说出来,“我的生父另有其人。”

郑昭只觉头顶似有一个焦雷炸开。妻子曾经对不起自己,他早就知道了。当初知道此事时,他恨得快要发疯,以至于后来那个人决定投降,大统制仍然决定要解决他时,自己全力支持,甚至还亲自下手,将那人撞获。因为此事,妻子与自己反目了那么多年,他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只是过了许多年,终究有点后悔。自己无论如何,都是做了一件背信弃义的事,因此此后一直感到愧对妻儿。只是没想到,妻子在临死前,居然告诉了儿子这个秘密。郑昭强忍着心头的惊愕,低声道:“她说你生父是谁?”

郑司楚抬起头看着天空。天空里,浮云慵懒,似对世上的纷纷扰扰毫不关心。战火也好,和平也好,白云都在天上飘荡,随意东西。他也压低了声音道:“妈说,我的生父是过去帝国元帅楚休红,我其实应该姓楚。父亲,这是她临死前的胡话,还是真的?”

郑昭只觉眼一阵晕眩。妻子最终还是把这件事说出来了!这么多年前,他已将郑司楚完全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也几乎已经忘却了楚休红这个人。听得郑司楚说起这个名字,他已不知该怎么说,只是默默地站着。良久,他才抬起头,只见郑司楚正盯着自己,目光灼灼,眼神里百感交集,也不知在想些什么。郑昭张了张口,正想说“这些都是你妈临终前的胡话”,可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我已经有太多秘密了,难道还要瞒着他么?

此时的郑昭感到了无比的孤独。他自幼修习秘术,后来才知道修此秘术会子孙断绝,却已晚了。他顿了顿,慢慢道:“司楚,你妈说的都是真的。”

这句话说来简单,郑昭说出口时却似有千钧之重,而郑司楚听来更觉如同五雷轰顶。他一直对那个名叫楚休红的前朝大帅很有兴趣,但共和国不准谈论前朝之事,他只是隐约听到一些老人说起。可是他从没想到自己会与楚休红有如此密切的关系,当听得母亲说自己的父亲竟然会是那个人,他首先就是不信,现在跟父亲确认时,也是如此希望父亲会说那是母亲临终前的胡话,可是父亲的话却把他的一切希望都打消了。沉默了半晌,他道:“那,这人现在还在么?”

虽然父母都说楚休红是他生父,可是郑司楚毕竟与郑昭共处了二十多年,一下子根本无法把那个人称为父亲。然而无论如何,母亲过世,这消息也一定要告诉他。

郑昭看着郑司楚茫然不知所措的样子,心里说不出的刺痛。这个与自己并无血缘关系的儿子,神情却与自己极其相似,有时他真要以为他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可是话已说出了,他已不想再隐瞒什么,只是道:“他早已死了。”

“死了?”

“十多年前了,就在当初的大处斩里。”

郑司楚还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母亲带着他去看的那场大处斩。这是他这些年来的噩梦,记得当时回来还病了一场,梦中亦是见到人头滚滚,鲜血横流。这些年来,他一直不明白一向对自己无比关爱的母亲为什么当时硬要带自己去看如此残忍的场面,直到现在才恍然大悟。原来母亲是想带自己去见生父的最后一眼啊,可是当时除了最先的几个人,后来被处斩的全部戴着头套,也不知是哪个人。他道:“可是,我听说当时帝国军全军投降了,为什么还要处斩?”

郑昭已不敢再去看郑司楚逼人的灼灼目光,头转向一边,喃喃道:“是。因为南武很怕他。”顿了顿,又道:“我也怕他。”

大统制害怕他,是因为楚休红身为前朝的最高军事统帅,若不斩草除根,也许会是后患。而父亲怕他,则是因为母亲吧。郑司楚也直到这时才明白母亲和眼前这个人反目的原因。他叹了口气,不知该再说什么。

“司楚,还有件事你也许不知道,当时是我亲手把你的生父捉住的。”

郑昭的声音,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他本来就是个老人了,但精神一直还好,此时却如同已到风烛残年。他没有再犹豫,慢慢地说着当年的那件事。

小薇,你直到临终前才告诉他,其实也是对我不能无情吧。郑昭想着。这笔债我已背负了那么多年,现在也该还了。他再也没有负担,将当时如何背信弃义,擒获前来投降的楚休红的事细细说了。他没有去看郑司楚,心里只在想着:“小薇,我一定会死在你和他的儿子手上,那也是我应得的,我不怪你。”

然而,他说完后许久,仍不见郑司楚说什么。郑昭转过身,却见郑司楚直直地站着,眼中极是茫然,手也并没有摸在腰刀上。

“司楚,你妈是要你为生父报仇吧?来吧,我不会怪你的。”

郑司楚看也没看他,只是垂着头:“不是,妈让我不能向你报仇。”

郑昭一怔,随之而来的却是一阵狂喜。妻子的那一次出轨,让他一直难以原谅,同时他也觉得妻子肯定不会原谅自己。可是现在他才知道,妻子就算没有原谅自己,可在她心目中,自己仍是比那个人更为重要。一阵风吹来,吹得地上落叶也乱飞,郑昭忽然觉得眼里湿润了。

情之一字,真是纠结难解啊。即使自己身怀秘术,任何人的隐私都瞒不过自己,可是对于这个情宇,就算能洞察人心又能如何?还不是一样看不透。当初他竭力主张处斩楚休红,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怕有一天会失去妻子,可是当妻子真的离开了人世,他才明白自己不过一直在多虑而已。妻子在内心里最爱的人,还是自己。这个念头让郑昭放下了一切,只觉就算世界在这一刻到了尽头,也是幸福的。他低声道:“你呢?你要怎么做,就做吧。”

郑司楚呆了半晌,摇了摇头道:“我不会杀你。”

也许,他心里动过这个念头吧?可是最终还是放弃了。楚休红,你彻底输了,妻子是我的,儿子也是我的。郑昭更是欣慰,即使那个人已经死了多年,在他内心深处仍把那个人当成生平至敌。现在,这场决斗胜负已决,只是胜利来得未免太不是时候,也太苦涩了。他犹豫了下,又道:“司楚,你……”

“不要叫我!”

郑司楚打断了他的话,突然向一边狂奔而去。郑昭见他似将崩溃,心中犹如滴血,叫道:“司楚!司楚!”可郑司楚理也不理他,顾自向前奔跑。

在郑司楚心里,正不住地叫着:“这都是假的,我不信!我不信!”可另一个声音则在冷静地说:“这一切都是真的。”他也知道,父母都这么说,那这一切确实是真的。他一直觉得自己是郑昭的儿子,慈母严父,同样对自己关爱有加,现在却才明白,自己的母亲已去世了,而真正的父亲更是死了十多年,而杀死生父的,居然就是这个二十多年来自己一直称其为父亲的人。

真是疯狂。他想着。这个世界简直就是个玩笑,不过一点也不好笑。仅仅几年前,他还是踌躇满志,想着该如何在南北交锋中建功立业,现在一切都如沙滩上建起来的城堡般轰然倒地,生命仿佛在瞬间失去了意义。

我到底是谁?我活着有什么意义?这些从没想过的事,如今却在郑司楚脑海中不住盘旋。他已不知道自己到底算是什么,什么大统制,什么再造共和,自己对这一切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局外人,可笑的是以前自己一直坚信自己是在守护真正的共和。这些根深蒂固的信念仿佛就在一刹那完全垮了下来,他现在心里已是乱成一片,什么都想不起来,只是不住地跑,也不管脚下坑洼不平,直到累得筋疲力尽,躺在了地上。

我到底是谁?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他想着。郑司楚自幼就是以国务卿公子的身份长大,旁人都认为他将来会一展鸿图,大放异彩,他自己也是如此自诩的,只觉以天下为己任,救国救民者,舍我其准。但一旦知道自己居然是个私生子,生父甚至是前朝元帅,是共和国最大的敌人,这等落差他再也承受不住。他躺在地上,看着天空,任由泪水不住流淌,只是想着:“我究竟是什么人?究竟该不该来到世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色渐暮时,郑司楚才站了起来。最初的痛苦过去后,剩下来的就是心底的隐隐作痛,心里想着:“我要喝酒,醉死算了。”他从小就爱喝酒,但小时父母不让他喝,后来长大了从军,军纪严整,而且他自律也极严,从来不敢多喝,现在却想痛饮一番,来个一醉方休。只是这儿离城已有段距离,也不知是哪里,四处尽是田野,哪有酒店?远远望去,却见前面有片灯光,乃是个村落,便走了过去。离得还远,便听得那儿传来一阵哄笑之声,也不知说些什么。听得这笑声,郑司楚更是一阵气苦,心道:“还不如做一个无知无识的农人,日作夜息,了此一生。”

走得近了,已见一群人正围坐在一张桌前说笑。因为天热,这些人把桌子搬到了外面,不过一个个挽着裤腿,看样子并不是酒店,不过是这村中农人结束了一天的耕作聚餐罢了。听得有人过来,有个人扭过头,见是郑司楚,怔了怔,还没说话,郑司楚叫道:“好香的酒!能卖我一坛么?”

郑司楚刚走到近前,随风便飘来了一阵酒香。那个农人见一个衣冠楚楚的少年突如其来,一张口就说要买酒,也不知他是什么来头,心想这村子也不靠大路,这少年怎么来这儿?郑司楚在五羊城里可谓名声赫赫,尽人皆知,但在城外的村庄里,农人顶多听说过现在五羊城出了个名叫郑司楚的少年名将,至于郑司楚是长是短,是圆是扁,谁也不曾见过,自不认得他。但农人醇朴,这酒更是那人自酿,听得郑司楚称赞好酒,心中大乐,叫道:“朋友,喝口酒,不过多双筷子,买什么!来,来,上桌!”说着便往边上让了让,让出个空座来。

郑司楚现在也着实极想喝酒,再不谦让,坐到桌边,有人已给他倒了一碗酒。郑司楚张口一饮而尽,只觉胸口一阵火热,赞道:“真是好酒!”其实这酒也不算什么好酒,不过村人自酿,没有蒸过,酒味并不厚。只是对郑司楚来说,现在喝口酒,可以忘却人世的痛苦,那么只要是酒,那就是好酒了。

见郑司楚酒量如此之宏,那些村人个个佩服,特别是做东的这个。他酿成了酒,自己朋友称赞说好总归如隔靴搔痒,一个陌生人一下子就痛饮一碗,大赞好酒,这滋味比什么都好,忙从郑司楚面前拿过碗道:“朋友真是海量!满上满上,吃块鸡吧,刚宰的,好肥。”

郑司楚也不客气,拿起一块鸡放进嘴里。这鸡却是农家自养,甘腴肥嫩,确实鲜美异常。不过他现在只想喝酒,反觉鸡肉虽美,总不如酒好,顺口赞了一声,拿过那人刚倒满的酒,又是一饮而尽。边上的人见这少年喝酒跟喝水一样,生平从未见过酒量这么好的人,而且郑司楚虽然衣冠楚楚,可衣服上沾了不少土块草叶,越发摸不清他的底细。只是郑司楚既然酒到必干,如此豪爽,他们既是钦佩,也不服输,一个个都过来向他敬酒。郑司楚也不推辞,酒到必干,一眨眼间,鸡肉只吃了一块,酒倒喝了五六碗。耳畔只听得旁人的哄笑声。

这一喝,却喝到月上中天。村酒虽薄,也经不起郑司楚这般喝法,一坛子酒,竟有半坛都进了郑司楚的肚子。待他醒来时,只觉头痛如裂,模模糊糊撑起身,心道:“我这是在哪儿?”

宿酲未解,嘴里也干得跟火烧一样。郑司楚揉了揉头,这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竹榻上,周围则是些农具,原来是间农舍。此时他才想起昨天的事,明白自己定然醉倒在那农家,农人让他躺到这里。他正待下竹榻弄口水喝,里面有个老妇叫道:“阿二,客人醒了,你快回来吧!”

这老妇叫得很响,郑司楚还没回过神来,从后门处一个扛着锄头的汉子正好走进来,定是在后院劳作,听得老妇的叫声回来的。一见郑司楚,他叫道:“朋友,你醒了么?嘿嘿,我的酒不错吧?后劲挺足。”

郑司楚道:“我一辈子都没喝过这么好的酒。大哥,这儿有桶么?”

汉子道:“你要喝水么?”见郑司楚点点头,他又道:“橱里有。别喝生水,肚子要痛的。”

这汉子放下锄头,从橱里拿出一把缺嘴的壶出来,里面装满了凉开水。他倒了一碗递给郑司楚。那农人见郑司楚长样斯文,拿过碗来却将一碗水一饮而尽,笑道:“朋友,看不出你长得秀气,喝起来这么犀利!”里屋那老妇听得了,唠唠叨叨地说道:“阿二,叫你少喝点,你总不听,看客人都醉了。”虽在埋怨,但口气却大是自豪。汉子道:“妈,没事的,朋友现在酒都醒了。对了,朋友,你怎么称呼?我姓陈,叫阿二。嘿嘿,乡下人也不识什么宇,没什么官名。”

郑司楚道:“我……我姓楚。”他现在实在不想说自己姓郑,陈阿二听了却赞道:“真是个好姓!楚先生,看你样子,识文断字的吧?”

郑司楚道:“是认得几个。”

“你要有空,能帮我写封信么?这村子里别的都好,就是连一个识字的都没有,想写信也得走半天路去城里找代书先生。”

郑司楚道:“行。那有笔没有?”

陈阿二道:“有!有!”说着,由一边橱里又拿出一套笔墨纸砚来。郑司楚见笔头都秃了,把纸摊在桌上磨好了墨道:“陈二哥,你要写给谁?”

“我兄弟。”

郑司楚道:“哦,陈大哥么?”

陈阿二道:“不是,老大早就没了,我家兄弟三个,前年官府来征兵,两丁抽一,阿三就当兵去了。楚先生,你就给阿三写封信,告诉他家里什么都好,不用挂念,早点打完了仗回来。”

郑司楚怔了怔。那个陈阿三加入的,自是五羊军。五羊城自举起再造共和的大旗后,大力扩军,那陈阿三定是当时被征去的。但久无音信,也不知他还在不在世了。这话他不忍明说,只是道:“好,我写。还有什么话么?”

里面那老妇插嘴道:“先生,你再关照阿三,叫他别多喝酒,衣服要多穿点,别着凉了,听说北方天气很冷的,还会下雪。”

广阳省地处南疆,气候和暖,从不下雪,在这乡间老妇看来,下雪大概是件可怕的事。陈阿二道:“妈,现在那边也很热,你别瞎操心。”

郑司楚听他母子对话,有点忍俊不禁,说道:“我就说天凉了多穿点衣服吧。还要说什么?”

陈阿二怔了怔,似乎也想不出什么话来了,里面的老妇道:“叫他吃东西别嘴馋,跟同伴别吵架,出门不比在家,要多让让。等仗打完了,就赶紧回来,不要心疼钱,该坐车就坐车,该坐船就坐船,阿二在家挺孝顺的,不用担心……”

郑司楚听得老妇说话,眼里不知怎么有点酸楚,心道:“这阿三真幸运。”其实那陈阿三去当兵,实在算不得幸运,可是郑司楚想到他有家人关心,心里就有点难受。边上陈阿二见郑司楚笔走龙蛇,写得很快,赞道:“楚先生,你字写得真好,比代书先生还好!写了点什么?”

郑司楚拿起纸道:“陈二哥,我念给你听吧。‘阿三吾弟:近日乡间一切安好,老母身体康健,今年收成也不错,丰衣足食,不用挂念。你在军中,天凉之时要多穿衣服,饮食起居皆需小心,凯旋之日,早早还家,不要多在异乡逗留。’”他心想那陈阿三定然也识不了太多宇,若是写得太文了,他会看不懂,因此有意多写口语,只是积习使然,写着写着,就总有几个文绉绉的字眼。阿二在一边听得聚精会神,听他念完了,又赞道:“楚先生,你写得太好了!”

郑司楚道:“这样写,阿三兄弟看得懂么?”

“看得懂看得懂。”陈阿二想了想,又道:“对了,楚先生,麻烦你再写上,汪家的大姑娘挺好的,一直都在等着他,平时也常来帮我照顾老娘,让他别嫌弃人家脸上有几个麻子……”里面老妇嗔道:“什么麻子!阿二你又瞎三话四,汪家大姑娘挺好看,你自己都还没找到亲事呢。”想必那汪家的大姑娘与陈阿三有婚约,陈阿三一直嫌汪家大姑娘不够好看,有点不乐意吧。郑司楚顺手又写了几句,道:“就这么写:‘汪氏之女,秉性娴淑,犹在家中相盼与吾弟聚首,吾弟不可辜负,切切。’行不行?”

虽然这两句有点文,陈阿二也听懂了,点头道:“好,好,楚先生你写得真好!”他搓了搓手,把手上的泥巴搓掉了些,从怀里摸出几个钱来道:“楚先生你是不是要进城去?”

昨天郑司楚只想着离群索居,永远逃离这个世界,但现在已不再这么想了。他点了点头道:“是啊。”

“那能不能请楚先生你代我寄出去?这两天农忙,我实在没空进城……”

郑司楚不等他说完便道:“没关系,我顺便给驿使便是。”

陈阿二见他不收钱,急道:“那怎么行?怎么好让楚先生你破费!”说着把手中的钱往郑司楚手里乱塞。郑司楚推托不掉,只能握在手中。陈阿二见他收下了,这才道:“楚先生,你是从哪里过来的?”

这话郑司楚倒不好回答。他顺口道:“我是从之江省来的。”心想这也不算假话,自己确实是从之江省送了傅雁容过来。陈阿二听得他从之江省来,睁大了眼道:“之江!哎呀,听说那边正在打仗,真是难为你,连个行李都不带就逃了出来。唉,还是广阳好,以后就住广阳吧。一打仗,什么都保不住了。”

在陈阿二心目中,不打仗的地方都比别处好吧。郑司楚心头更是茫然,心想自己也已领兵征战了许久,从来没想过百姓其实并不愿打仗。说什么解民倒悬,说什么为了守护共和,对百姓来说,一切都是空的,打起仗来,田里没了收成,亲人也会丢失性命。他喃喃道:“是啊,希望早点别打了。”

陈阿二听他附和,连连点头:“就是。我说,打仗做什么,刀枪又不生眼睛,大家好说好商量,有话坐下来慢慢说,不是挺好?唉,官府的事,我们乡下人什么都不懂。”

他说的,似乎就在直斥申士图举旗之非了。郑司楚更坐不住,站起来道:“陈二哥,天也不早,那我也该进城去了,这信我一定寄出去。”

陈阿二千恩万谢了一番,郑司楚道:“我去辞别一下伯母,就动身吧。”

陈阿二见他要拜见母亲,领着他进去道:“妈,楚先生要走了,他说要来看看你。”一进内室,郑司楚见床上坐着个瞽目老妇。这老妇听得声音,颤颤地要下床,郑司楚忙过去扶住她道:“伯母,您不用下来,我得走了,请您保重。”

老妇道:“先生,你可真客气,给阿三的信就麻烦你了。阿二,你送送楚先生。”

陈阿二答应声,领着郑司楚出去。郑司楚见陈阿二的老母竟是个盲人,心头恻然。本来他兄弟两个,总有一个可以在家照顾母亲,现在一个当兵去了,陈阿二既要在田里劳作,又要养母,真个辛苦,怪不得现在还没有成婚。他心不在焉,走到门口时被锄头绊了下,陈阿二忙扶住他道:“楚先生,当心点!”里面的老妇听得声音,高声道:“阿二,你是不是又乱放东西了?早跟你说了,东西用好就收拾起来,别乱放,你总是不听……”陈阿二答应一声,苦笑了一下道:“楚先生,走吧。”

他们走出门,忽听得老妇在里面道:“阿二,走路当心点,别跌跤!”

陈阿二又答应一声,小声道:“楚先生,让你笑话了,老娘年纪大,脑筋也有点糊涂了。”

郑司楚眼眶里却有点温温的,心想:“天下的母亲,都是一般。我小时候出门去玩,每回妈都要关照我一声别摔跤了。”听得陈阿二说,他把头扭到一边,“嗯”了一声,却是生怕陈阿二看到自己的泪水又要淌下来。

走到村口,陈阿二道:“楚先生,你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看见大路了,往南就进五羊城了。我也不能再送你,对不住了。”

郑司楚道:“陈二哥,你回家照看伯母吧,我就走了。”

陈阿二应了声,向他招招手,转身回去。看着他的背影,郑司楚眼中的泪水再也忍不住,直流了下来。他抹了抹眼,心道:“不管怎么说,陈二哥过得再辛苦,他终究还能与母亲住在一块,而我再也看不到妈了。”

想到这儿,刚擦掉的泪水又流了下来。这回他也不去擦了,一路向南而行,任由脸上的泪水流淌。

妈,这是我最后的泪水了,从此以后,我再不会流一滴眼泪。

他想着。

我要尽快结束这场战争,让天下的母子都能团聚。

虽然立下了这个志向,郑司楚却更加茫然。结束战争么?到底该怎么结束?南北双方都不肯善罢甘休,就算自己被称为后起第一名将,又怎么能让双方罢手不斗?战火仍将燃烧下去,一个人在这一片燎原战火中,比一粒微尘还要不如。他想着,耳边似乎又响起了当初听到的那两句苍凉的唱词:“百万貔貅方铸得千秋业,呀,这也不是江水,是流不断的英雄血!”

英雄么?任何一个英雄背后,都是堆积如山的尸骨。郑司楚看了看天空。白云慵懒,飞过天际,一切显得如此安祥和平。可是,他知道,远方战火正在燃烧,而且很有可能烧到这里来。

陈二哥,伯母,原谅我,我什么也做不到!

郑司楚的心里更加的痛苦。这痛苦如刀,如针,如火灼,甚至,比母亲去世时的痛苦更甚。

他刚走进五羊城,门口已有不少人了。现在五羊城虽是后方,但申士图有过命令,要诸门盘查进出之人,以防北军细作。虽然现在申士图正在前线,后方的官吏仍不敢怠慢,执行得不折不扣。他排在一群等着进城的人中,正待过关,忽听得申芷馨的声音响了起来:“司楚哥哥!”

申芷馨正坐在一边翘首张望。昨天郑昭独自回来,郑司楚却失踪了,她吓了一跳,问出了什么事,郑昭也不肯说,只说任由他去好了。郑昭乃是长辈,又是郑司楚的父亲,而她已经成婚,更不好多说什么,只是毕竟担心他,因此一早就在城门口候着,没想到郑司楚果然回来了。一见郑司楚,她喜出望外,急急迎了出来。守门官也认得郑司楚,见申芷馨迎出来,他也连忙过来,连声道:“郑将军!”心道:“刚才我都没看到,申小姐不会怪罪我吧?”因此特别殷勤,赶紧让人备车好送郑司楚回去。

申芷馨冲到郑司楚跟前,喝道:“司楚哥哥,你昨天去哪里了?”

郑司楚道:“没事,我在城外的村子里喝了一晚的酒。”

申芷馨听他说喝酒,心头一软,心想他母亲新丧,定然悲痛愈常,便柔声道:“回去吧。”说着,向那边招了招手道:“阿容,郑将军回来了。”

一听申芷馨说起傅雁容,郑司楚一怔,问道:“傅小姐也来了?”

申芷馨道:“她当然也来找你了。”说到这儿压低了声音道:“你昨晚没回家,她都哭过了。你别跟她说是我说的啊。”

阿容居然会为我垂泪!就算仍沉浸在悲伤之中,郑司楚心头还是感到了一阵甜意。他道:“好,我们回去吧。”

申芷馨道:“好,王门官,你带郑将军坐我的车吧,我坐另一辆。司楚哥哥,你和阿容坐一辆。”

郑司楚又是一怔,但申芷馨已然向一边走去。他向那车走去,刚到车前,门已然开了,傅雁容在车里欠起身道:“郑……将军,你回来了。”

门一开,露出傅雁容的模样,城门口本来嘈杂不堪,居然一下安静了下来。傅雁容坐在车里,一身素色长裙,每个人都觉眼前一亮,那王门官更是看得有点呆了,心道:“我本以为申小姐是天下少有的美人,原来……原来……”其实申芷馨长得也十分美丽,只是平时常常出城,王门官见她见得惯了,傅雁容却还是头一回见到,因此颇有惊艳之感。傅雁容见旁人都盯着自己,大感局促不安,哪里还有当初郑司楚在林先生宅中见她时的落落大方,脸上也泛起一片绯红。郑司楚没敢坐车里,只是道:“阿容,你坐吧,我坐前面。”说着,便上了前座,坐到了车夫身边。

傅雁容见他没坐进来,不知怎么有点失望,关上了车门。车门甫关,周围却响起了一阵叹气之声,却是那些等着进出城门的人和门丁不约而同发出的。郑司楚却也没注意这些,只是想着:“她也来找我……她在关心我么?”

母亲去世那天,傅雁容也在边上,因此母亲说的一切她也都听到了。自己并不是郑昭的儿子,而是昔年帝国元帅的私生子,这个秘密她同样知道,也许,同样没有了亲生父母的傅雁容也会有所触动吧。

这只是郑司楚的猜测,却猜得一点也没错。傅雁容想到的,正是自己的亲生父母。邓沧澜与可娜夫人对她的关心自是无微不至,等若亲生,可是有一点傅雁容从未对人说过。可娜夫人自己是个才干极强的人,只是因为是女子,又碍于大统制之妹这个身份,因此退居事后,没有走上前台,可是可娜夫人一直希望女儿能够继承自己的理想,成为一个女政客。而且,傅雁容的聪慧完全不下于自己,这让可娜夫人希望更大,一直在着力培植他,所以有意让她接触各方人等。只是傅雁容连哥哥也没说过,她并不愿涉足政坛。

那些政客,无不蝇营狗苟,钩心斗角。在傅雁容的心中,更希望弹弹琵琶,赏赏花月。以前在母亲身边,她从来没敢说出自己的想法,也知道母亲得知了自己的真实想法,一定会斥责自己胸无大志。可这个少女还是这样想着。

政坛太肮脏了,我不想投其内。

马车行过驿站,郑司楚在前面突然道:“等等,这儿停一下,我寄封信。”

他跳下车,走进了驿站,过了一会才出来。车夫道:“郑将军,现在可以走了么?”

“走吧。”

到了特别司,申芷馨也已到了。三人换过了如意车,到了先前郑夫人的住处。刚到楼下,紫蓼便迎了出来。紫蓼一直在收拾姐奶的遗物,她见郑司楚回来了,暗暗舒了口气。昨天郑司楚一夜不归,她对这人外甥很是担心。她向来知道姐姐外表刚强,内心却是至情至性,郑司楚也是遗传了母亲的这个性子,万一一个想不通,真不知他会做出什么事来。见他此时神情已经平复,紫蓼才算放下了心,过来道:“司楚,你吃了早饭没有?”

她生怕提起姐姐郑司楚又要伤心,故意没说。郑司楚这才想起自己还没吃过,不过昨天喝得烂醉如泥,现在肚子也没饿,便道:“吃过了。姨父呢?他又在忙?”

紫蓼道:“刚才又去工房了。”

几句话说完,两人却已无话可说了。郑司楚顿了顿,才道:“那,姨妈,一切就有劳你了。”

紫蓼道:“自家人还说这些干什么。司楚,你也别多想了,日子总要过下去。”

日子总要过下去,可这样的日子,却不知何时才是尽头。这时紫蓼道:“对了,你爹回东平去了,你什么时候走?”

郑司楚摇了摇头道:“我不去了,以后就常住五羊。”

紫蓼还没说话,身后的申芷馨便是一呆,插嘴道:“司楚哥哥,你不去前线了?”

“不去了,我想退伍。”

郑司楚已是南军中年轻一辈战将中名声最响的后起名将,听他居然想退伍,紫蓼也大吃一惊。郑司楚极有军事天份,这样退伍,实在太可借了,可是她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道:“那也好,休息一阵吧。司楚,你要不去看看你姨父?敏思也在那儿。”

郑司楚点点头道:“好。”

等申芷馨和紫蓼一走,郑司楚见傅雁容仍站在那儿,便道:“阿容,我这就写信,要申太守允许你回去,你不用担心。”

傅雁容听他说要送自己回去,心里却有点异样的滋味。她知道申士图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可以和邓沧澜讲价的筹码,即使有郑司楚讲情也不会那么轻易放自己回去。不过郑司楚这么说了,她只是道:“谢谢你,郑将军。”

郑司楚看着她面有忧容,心里也有点痛楚。如果没有战争,母亲也不会这么早离去,可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他道:“放心吧,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他说完,一下转过头,但傅雁容还是看到了他眼里隐隐的泪光。看着郑司楚颓唐的样子,她心里也感到难受,却也有些欣慰,心想:“他若再不征战,父亲就少了一个强劲的对手了。”只是这个念头刚起,又有点自责。郑司楚的母亲刚去世,自己想的却是父亲可以取胜。她固然盼着父亲能够势如破竹地胜利,可不知为什么,想到南方若一败涂地,郑司楚只怕也要身首异处,心中就说不出的惶恐。

如果没有战争,那该有多好。她想着。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