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不语诡秘档案107·风水(下)

夜不语诡秘档案107·风水(下)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尾声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尾声

“你带回来的那只青蛙怎么样了?”

“算了!别提了,实在是丢脸,回家后打开背包一看,那个玻璃盒里只剩下一堆烂泥!哪还有那只怪蛙的影子。”

从沈家回来了半个月后,当所有人都恢复了百分之八十的悠闲心情,以及百分之七十五的安逸兴致。

我又无聊的坐在Red Mud里,一边慢悠悠的甩腿,一边啜着卡布基诺。和沈科和徐露两个同样无聊的人有气无力的闲聊。

“沈家大宅呢?最后卖给了谁?”

“你猜。”

沈科冲我眨了眨眼睛,然后黯淡着脸说:“小夜,舅舅的尸体找到了。”

我坐直,叹了口气问:“让我猜猜。是不是在后宅正中央的那口古井里?”

“你怎么知道!”

沈科满脸的不可思议。

我冲他挥了挥手:“这是男人的直觉,说了你也不会明白。”

“切,有什么好跩的!”

他哼了一声,突地低下声音,故作神秘地说:“后边的事情,小夜,任你再怎么聪明也绝对不可能猜到。”

“不会是在沈家大宅底下发现了一个陵墓吧?”

我不动声色的喝了口咖啡。

沈科顿时张口结舌的瞪着我,仿佛是在看怪物一般,嘴里的咖啡也忘了吞下去,就这样任它们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他好半天才回过神,瞥了一眼徐露,立刻又摇头,迟疑地问道:“你怎么可能知道,谁告诉你的?不要说又是靠什么该死的男人的直觉!”

“宾果。你答对了,我就是靠男人的直觉。”

我在脸上堆砌着笑意,坏坏地说。

“算了,你这种怪物的大脑,我们平凡人是不可能揣测的。”

沈科做作地抹抹嘴,继续道:“在将古井里的尸体吊上来的过程中,有人发现井底有块地方不一样,于是好奇的将它敲开了,没想到居然找到了一条通道。那个只能容下一个人进出的通道一直向下边延伸,不断延伸,最后来到一个十分庞大的地下洞穴里。”

他舔了舔嘴唇,本想吊我们的胃口,见没人理会他,只好讪讪的继续讲起来:“那个偌大的空间里,正中央的地方只有一口贴满符咒的棺材。棺材板盖上用篆体刻着一个大大的‘陈’字……”

还没等他说完,我已经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你说什么?那上边真的刻有一个‘陈’字?用的真的是篆体?”

我凶神恶煞的表情把那小子吓了一大跳,他慌张的连忙道:“我发誓!”

“发你的大头鬼,快说,棺材里到底有什么?”我喝道,声音大的就连附近的人也忍不住回头望过来。

沈科冷汗直流。

“是一只右脚。那么大的棺材里只装了一只右脚,你说奇怪不奇怪?”

陈家墓穴!又是陈家墓穴!

原来一直隐藏在沈家中的秘密,就是这个!

所有的疑惑就在这刹那全部解开了,国中时关于陈家墓穴的事情,全都一点一滴地回忆了起来。(详见《碟仙》)

恐怕整个沈家大宅,就是为了用来镇压陈老爷子的那只右腿……

为什么沈家的祖宗,会斥资在那偏僻的古云山上建造宅子?

为什么一百多年来,沈家那么在乎风水?

那个用来许愿的古井直接通到坟墓里,也就意味着神秘的力量有了宣泄口,它在那个坟墓的作用下,影响许愿人的思维,也就不算古怪了。

那么,那面屏风镜呢?难道它是陈老爷子家的摆设?不过,那些受害者梦里不断出现的红衣女人又是谁?他老婆?

头痛,看来不完全解开陈家墓穴这个谜团,还是没法对沈家遇到的事情,做出完整的解释。

唉,陈老爷子尸体的其他部分,究竟还散落了多少个地方?

是谁会那么恨他,在他死后还要将他分尸?究竟他有什么古怪?

“小夜,你怎么了?”徐露关心的推了推我。

我立刻笑起来:“我没事。对了,小科,沈叔叔不是说本家的所有人都知道,不是所有的沈家人都能离开沈宅,那是什么原因?你知道对吧?”

“我当然知道,不过,嘿嘿。”

沈科笑的就像奸商一般,“我记得你给我讲过一个广告商上天堂的故事,你还说那里边蕴藏着你讨厌风水师的原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我都说那是个寓言,要你这个白痴开动你的猪脑袋认真想的,你怎么那么浪费我的苦心。”

“告诉我嘛!我们不是一家人吗?”沈科嘻皮笑脸的靠在我的肩膀上:“走的时候沈雪还叫我帮她照顾你呢,嘻嘻,还说你们之间没什么关系。”

我肉麻的一脚踢在了他的脸上。在沈科的叫痛中以及徐露别有深意的笑容下,我忙中偷闲的望向了窗外。

天空行蓝,万里如云,一贫如洗,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记得有个诗人说过,时间是一条河流。

我们就像站在岸上的人,看着那些曾经遇到的人,慢慢地远去,慢慢地,慢慢地消失在眼前。

或许,正如同那个诗人说过的那样,沉淀在心里最深处的一种幸福,就是每一个人都会永远保留着的那些东西吧……

用户还喜欢